【心境左岸】入戏一把青──创作,就是一种入?过程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6-12-05 来源: 
【心境左岸】入戏一把青──创作,就是一种入戏过程

《一把青》是曹瑞原改编自白先勇先生的作品,拍摄实现当前在公视播映。从播出以来(每周六播出2集)始终到当初,已经播出第20集了。

第20集,让人哭得最伤心沉痛。1949年国共内战,剧中的主人公:江伟成、邵志坚&郭轸,是公民党中国大陆执政时代的中华民国空军,鸿发国际。他们各自都有妻子或爱人,为了替国家打仗,不得以而过着非人个别的生涯。战斗,使一个正凡人变得不畸形,使军人的心理意志耗费殆尽。第20集的剧情,空军第11大队在东北打了败仗,要返回南京时,郭轸的飞机被共产党部队给击中,他受了重伤,坠机了,卡在飞机里头转动不得,最后消极地以无线电呼叫男主角江伟成飞回来将自己给炸死。

最让我看到沉痛落泪的是,身为郭轸飞翔教官的江伟成,为了帮助郭轸摆脱,必须得亲手杀死自己的学生。

在战乱期间,他们身为空军,必需遵从国度命令,不停地炸毁共产党所?据的省份,这进程中炸逝世了良多国民;这些人,都是本人的同胞。

战乱,让人不得不撇下妻子儿女或爱人飞向战场,不仅得炸死自己的同胞,逼不得已的情况下,还得亲手杀死自己的军中同袍……。而这些角色,即便是身处战乱,他们也要爱护着,可以与妻子或情人相爱的任何一丁点时间。身处兵荒马乱的我们,怎能辜负可以好好相爱的时空呢?独一主意就是──「不能不爱」、「必定要爱」。有爱,才有力气,也才干支持着自己,在这世间持续地生存下去。

剧情看到这里,情感真的是不行了,这些荒诞而残暴的故事,我信任在当年是相对产生过的。这算是「悖论」吗?溘然很强烈地感想到,这就是所谓世间炼狱,人间其实真的是很悲惨无情的,不知当年白先勇在创作这作品时的心情毕竟是如何。

我想到自己在创作清宫历史小说《倾国》时的心情。

我曾在写作期间,为了《倾国》里的女主角──沈沉璧,很是伤心肠呜咽流泪,甚至对她跟男主角在故事中的际遇是不忍的。我常说,创作人之于他(她)所写的故事而言,是主宰;是神,他(她)能够任意地部署安排剧中的任何一个角色的前程运气。可是对我而言,我除了是我所创作的故事的神以外,实在对于必须操弄主人公的命运这件事件,我的感触是极为不忍的。我常想,上天(上帝)不也是在拨弄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吗?不知?会不会如普通,有着「不忍心」的情绪?又或者其实我早已晓得谜底,该说神只有神的格式,没有人道,所有支配都是必要必定的,是以?们不任何所谓「忍心」或是「不忍心」的情绪吧。

对于一个创作故事的人来说,竟也和上帝一样,不得不操弄故事中人们的命运。即便在写作过程中,对于角色的人生有着不忍与同情,创作人还是得这么地写下去。甚至有时候,已是故事人物在拉着创作人的手与笔,将故事给继续地写下去。到了这当口,创作者即使是含着眼泪,也只能随着继承地走下去了。

  创作,确切是一种经神病行为,由于创作人要感性地去?排故事情节,又必须感性地去融入每一个角色的心理状态,甚至会为了他们的遭受而痛哭。待故事完成,创作人已是以自己的青春、人生与血汗为祭,鸿发国际,走完了一遍别人的人生。这过程中,理性100,理性100(至少我个人是如斯),彼此触犯,一再破碎。我在此过程中幸福过、笑过、恼怒过、伤心过、沉痛过、死过……,故事写完了,我必须回到事实世界。虚脱了,而后再次地酝酿着下一次的经神病行动。

  创作,就是一个这么令人既着迷而又疼痛的举动。但我可能与这种状况让步共处,我也情愿蒙受这种苦楚。这,或者就是咱们常听到的──痛并快活

PS.突然想到开学第一次上文学概论,林老师讲课时对学生们说道:「我书读得不多&hellip,鸿发国际;…」。闻声这句话时,我切实是忍不住地从肚子里头笑出来。老师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在「讽刺」仍是「讽剌」咱们这些当学生的?你这样的水平还叫做书读得未几,那咱们这些当学生的岂不是要去撞「书墙」以谢罪,能力对得起中文系了吗?呵呵。不要这么谦逊啦,这样就不太像是老师了喔。

评论】【加入收藏夹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